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我是男保姆還是性伙伴?[圖]

摸著干癟的口袋,我做起了男保姆

[日期:2008-08-26]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傾訴人:曉華 男 潛江農民 現在武漢打工

    方式:電話采訪

    采寫:胡瓊瑤

    通訊員:彭振林

    一次偶然的機會,曉華成了一名男保姆,照顧一名因車禍截癱的男人,由于長期的交往曉華和女主人莉有了不清不楚的關系,過了一段性愛交加的日子,男主人終于過世,此時,曉華深深地愛上了莉;但莉卻堅決地斬斷情愛,說——別忘了,你只是我請的小保姆。

    摸著干癟的口袋,我做起了男保姆

    我于1978年出生在江漢平原東荊河畔的一個小村里,從小憨厚勤快,很討人喜歡。父母一直在鎮上經商做生意,沒有時間照顧我,大大小小的事都得靠自己,因此,對料理日常生活很在行。18歲那年,我高考名落孫山后,打算和父母一起經商。

我是男保姆還是性伙伴?[圖]

    在家陪著父母做了兩年生意,由于當時那行不太景氣,生意上也沒賺到什么錢。看到周圍與我年齡相仿的一些青年男女都陸陸續續外出打工去了,我未能控制住蠢蠢欲動的心,揣著幾百塊錢上路了。

    我沒有像大多數打工青年那樣,一下子都涌到南方。第一站我來到了省城武漢,由于以前沒有出過門,不知道找工作要從哪里開始,先找個房子住了下來再說。后來經別人指點,我來到了一家勞務市場。

    也許是自己沒有文憑的緣故,一個每星期后,我像縮了水的白菜一樣,無人問津,而我口袋里的錢也一天一天地越來越少。

    一天,我又到勞務市場轉轉,找了幾家單位都沒有結果,正在我悲觀和失望之際,一位約30歲左右的年輕少婦叫住了我,她從上至下打量著我,像在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

    我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可能是我175公分的身高和棱角分明的五官吸引了她,她開口問我愿不愿意到她家去做“保姆”。

    我一聽愣了,只聽說過女保姆,這年頭還流行男保姆。我好歹也是三尺男兒,怎么能做這種事呢,于是我搖搖頭,沒有理會她。她追上來遞給我一張寫有電話號碼的紙條,我看都沒看往荷包里一塞。

    幾天后,我根本沒把它當回事,依舊找我的工作。轉眼已經快半個月了,工作還一點眉目都沒有,想到口袋中所剩無幾的鈔票和這半個月來找工作的艱辛,我猛然想起口袋里的小紙條。

    我撥通了那個號碼,從少婦那里得知了一些情況,原來她老公一直癱瘓在床,需要找一個實在、細心、有力氣的男子去護理,一個月600元,管吃住。

    摸著干癟的口袋,我決定做這份工作。

123下一頁  GO
【內容導航】
第1頁:摸著干癟的口袋,我做起了男保姆 第2頁:我用男子少有的溫情護理他
第3頁:我只是她饑渴時的性伙伴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