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曾經愛上一個青澀女孩

我的地盤,你做主

[日期:2008-08-26]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丫頭,我至今仍記得,第一次見你時的樣子。那晚的酒吧,夜色里人影如鬼魅,隱約有種墮落的美。這是屬于我的世界,我習慣于這樣的喧囂。可你,就那么推開門走了進來,說,你要在我的酒吧里拍一組照片。希望我們能夠配合。你的語氣禮貌而平淡。雖然事先你已征得我們的同意,但你的出現仍舊讓我們小小地震驚了一把。

    是這樣倔強的女孩,一套洗得發白的牛仔服,一雙咖啡色的靴子,干凈的臉上沒有任何妝容。那一扇玻璃門,生生地將一株青蓮嵌入滿屋的牡丹中。男人,是因為久不見蓮花,所以才會覺得牡丹美。而在這彌漫著煙霧與笙歌的小包廂中,你明亮的眼睛讓眾人竟有種撥開云霧見青天的感覺。這不適合酒吧包廂的氛圍,四周突然出奇地安靜。丫頭,你竟可以視若未睹,從包里取出攝像鏡頭,熟練地操作。

    我的地盤,你做主

    音樂響起,周圍的喧囂聲很快又再響起,但明顯不如從前那般肆無忌憚。有一個不知死活的家伙在開你的玩笑,你一聲不吭。漸漸地,玩笑有些過分。你霍然起身,指著人家的鼻子說,你,出去。那人兀自不動。你竟轉向我,說,請你,帶他出去。

    一屋子的人都傻了,你擺出的陣勢,猶如沙場點兵。而那個被點中的兵,就是我。丫頭,你真是不知死活。可我,為什么在那一瞬間,心底竟然會生出些許的憐惜。我把那個家伙帶出去了,你把一屋子的人都鎮住了。你并非徒有虛表。真喜歡你工作時的樣子,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表情倔強,態度專注而投入。第一次,我感覺到了,在這間酒吧中,盛滿了陽光的感覺,有別于以往夜色的頹靡。這種陌生的感覺,讓我不安。

    接近午夜,你的工作終于結束。你整個人陷在沙發里,喝口小酒,神態在瞬間轉換,從原先的凌厲變得無比慵懶,像只卷縮著身體的小貓。丫頭,那一刻,我多么地想走過去拍拍你的腦袋。但那時的我只能遠遠地看著你,這已經成為我的職業習慣。

    可是,你竟然捕捉到了我眼神的余光,我躲閃不及,沒來由地,竟覺得有點心慌意亂。你朝我走過來,眾目睽睽之下,跟我說,請我跳個舞吧!音樂響起,我感覺自己舞步有些凌亂,心中千頭萬緒,無從說起。丫頭,那可是我的地盤啊。可你,在一個晚上,你竟然做了兩回主。一次,你叫我把人帶出去;另一次,你讓我請你跳舞。丫頭,你真是無法無天。

    愛是折磨人的東西

    丫頭,你26歲,正是如花般的年紀。而我,已經38.對你而言,我已是老人家了。想到這里,我就有控制不住的悲傷。你皺皺鼻子,不屑地說;切,不是還沒到40嘛。丫頭啊,你不知道,沒遇見你之前,我覺得38歲對我而言,是一個成熟男人的資本。遇見你以后,它成了我的'負資產'.在你如花笑顏面前,我覺得自己負債累累。丫頭,如果將你比做一朵花,你就是一朵帶刺的蓮花。獨一無二,直指人心。

    那晚之后,我曾假他人之名,讓他們約你到酒吧中來玩,你拒絕得不留絲毫余地。隨后半年時間,我輾轉在各大城市,經營著我的事業。因為工作的原因,我一年最多在一個城市呆的時間不會超過3個月。但是,因為那座濱海城市有你,我的心總會隱隱有種牽掛,雖然,我一直不愿意面對。可我終究無法抗拒。在南京的那一晚,處理完繁雜的事務,回到臨時住處,我突然非常想要給你打個電話。丫頭,這樣的經歷,于我而言,從未有過。

12下一頁  GO
【內容導航】
第1頁:我的地盤,你做主 第2頁:丫頭,我喜歡你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