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合租的老男人撫摸我

堅決離婚逃離了那個沒有幸福的家

[日期:2008-06-15]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慕煙有點神思恍惚,在比薩利餐廳坐下后,很長時間不開口。“想不起來了,真的,這場婚姻變故給我帶來的最大傷害,就是我變‘傻’了。”她說。

    在采訪的過程中,即使被打斷一秒鐘,她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始。我提醒講到哪里后,她才如夢方醒,繼續講述。

    堅決離婚逃離了那個沒有幸福的家

    2004年夏天,經人介紹,我認識了曹偉,那時我已經27歲,年紀不小了,明白自己想選擇的是婚姻,而不是游戲,可還是太草率了。

    曹偉長相一般,沒有工作,可是他家在都市村莊,有房。這個條件對從外地來鄭州打工的我來說,是一個誘惑,再加上中間人不斷勸說,女人要找的不是愛,而是穩定的生活,我心動了,和曹偉開始交往,兩個月后就領取了結婚證。

    領結婚證時,曹偉說讓我把戶口本給他就可以了,他去辦理。我很奇怪,對他說我結婚當然自己要去。曹偉無奈,只好讓我一起去。可到民政局之后我才發現,曹偉拿的證件居然是離婚證。我質問他,他如實相告:之前結過婚。

    事已至此,況且曹偉沒有孩子,哭過之后,我沒再追究。領結婚證沒多久,我的家人到鄭州商量辦婚禮的事。那一天我感覺特別難堪,曹偉的家人對我父母愛答不理的,為此我和曹偉發生了爭吵。

    因為這次口角,曹偉對我大打出手,可我們依然辦理了結婚儀式。那時我堅信,這只是一般的爭吵,在前面等待我的依然會是幸福。

    我錯了,有了第一次暴力,曹偉此后經常對我動手,當然他打的不是很重,可我的心卻在一點點變得冰冷。結婚三年中,我一直在猶豫:要不要離開?

    我是個要面子的人,當初和曹偉領取結婚證時,我沒有征得家人的同意,如果現在離了不就說明我當初的選擇是一個錯誤嗎?可是如果不離,在那個沒有一點愛意、到處存在著歧視的家庭中,我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2007年9月,在又一次被打后,我毅然提出了離婚,曹偉同意了。我們很快辦理了離婚手續,兒子跟他生活。離婚當天,我一身輕松地搬離了那個牢籠一樣的家。

123下一頁  GO
【內容導航】
第1頁:堅決離婚逃離了那個沒有幸福的家 第2頁:他說我不是他想要找的人
第3頁:同居一室,我怎么看不懂他的心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