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黃玉斌回應天價接待門 公開信惹爭議【圖】

[日期:2012-01-11]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黃玉斌越描越黑。
黃玉斌越描越黑。
 
   黃玉斌:“沒去天津體校沒收禮”

  在外界“讓流言止于公開”的一再呼吁之下,在眾人對“天價接待費”一再質疑之下,鬧得沸沸揚揚的體操隊“接待門”事件主角之一、國家隊總教練黃玉斌終于不再沉默。昨天,他通過網絡發表了對此事件的公開信,首次對此事件進行正面回應。然而,這一回應卻再次引發了極大的爭議圍繞“去沒去天津體育學校”的問題,黃玉斌本人、天津方面、總局監察司三方的說辭互相“打架”了!該信誰?該不信誰?全不可信?真相到底是什么?

  公開信“姍姍來遲” 黃玉斌希望司法介入

  在這份名稱為“一封遲來的公開信”的回應中,黃玉斌寫道:“近日,一封關于我和體操隊領隊葉振南以及部分教練、家屬在天津奢侈揮霍的賬單在網上流傳,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由于我們訓練工作繁忙,對網絡技術還不能熟練運用,沒能及時回應,引起網上熱議。關于此事,我已按照組織程序向上級部門如實報告。現將具體情況作以說明,希望澄清事實。今年6月4日—6日是端午節,由于教練員大多來自省市,長期兩地分居,比較辛苦,天津薊縣國家體操隊訓練基地的領導邀請體操隊教練員家屬到薊縣和大家共度佳節,6月4日部分教練員家屬應邀在薊縣基地一起過節,6月5日中午、下午分別離開薊縣回京,沒有去過天津市區和天津市體育運動學校。12月12日我還應邀參加了天津市體校體操運動員光榮榜揭榜活動。我可以負責任地向大家保證在上述期間絕沒有接受任何禮品、禮金的饋贈,也沒有參加高消費的娛樂活動,網上流傳的那一紙賬單,我深感莫名其妙,期望司法部門進行調查核實其真偽,還我們以清白。”

  三方“辟謠”亂作一團 真相愈發撲朔迷離

  實際上,黃玉斌辟謠不僅僅“時間”遲了,辟謠“措辭”也實在稱不上“高明”,因為結合體育總局監察司的說法,黃玉斌的“公開信”所述的“事實”,反而辟了“總局監察司”的謠。

  不妨再回放一下幾個方面的說法:最早辟謠的天津市體育學校措辭也是最為激烈的,不惜用“用心極為險惡”、“惡意誣陷”這樣的字眼譴責“造謠者”。最關鍵的是,該校的聲明中說道:“今年六月份我校根本沒有接待過體操中心有關負責人”。

  隨后,體育總局監察司了解的情況否定了天津市體育運動學校的說法。據監察司某負責人介紹,“黃玉斌和中國體操隊的4名教練的確去過天津市體育運動學校,并在天津住了一晚。但是,根據天津市體育局提供的情況,并不是像網上傳的總共花了16余萬、還乘坐豪華游輪等”。

  現在,黃玉斌自己又稱“只是在薊縣基地過節。”這一來黃玉斌就推翻了總局監察司了解的“情況”,至于“薊縣”基地的“歡度端午”,以前沒人提及,反倒是黃玉斌自己說出來的。

  質疑聲依然不斷 選拔機制不透明必生腐敗

  錯誤的時間,不高明的回應。質疑聲連綿不絕。實際上,“天價清單”的真偽如何已經不怎么重要。所謂的“造謠者”就算是“惡意生事”,也是巧妙利用了或許存在的“潛規則”收到了奇效體操隊拒接媒體電話、監察局調查要“走程序”、各方口徑不一……“夜路走多了,也能遇到鬼”,心里沒鬼,大大方方面對媒體公開辟謠又有何難?

  郭美美一條微博掀翻了紅十字會,這則“清單”是否就此掀起體壇腐敗“群像”的冰山一角?

  在黃玉斌發出公開信之后不久,《足球報》記者趙震就發了一條微博繼續質疑:“您說因為對網絡技術不熟導致回應慢了,但事發當天有多家媒體記者致電葉領隊,都無人接聽,為什么?是對電信技術也不熟嗎?您能公布前往薊縣歡度端午的教練及家屬名單和人數嗎?薊縣基地能不能出一份接待明細?您與下屬體育局的交往中有過收受行為嗎?”

  事實上,目前中國的體育項目,沒有一套量化標準的“公開透明”的人才選拔機制,各項目管理中心及主要教練在選材方面獨攬大權,說其中沒有“貓膩”,太過“天真”了。但大家都不愿意去觸碰、去直面“潛規則”,歸根結底,“金牌”成了這些項目的保護傘,成績好了,誰去問你這方面?足球向來被億萬雙眼睛盯著,饒是如此還曝出這么多“黑幕”,讓人瞠目結舌,那從未被公開的體操跳水等項目的“內幕”呢?說不定比足球“精彩”。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