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one night in beijing

[日期:2007-10-22]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一個周五,一場突如其來的小雪,讓京城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擁堵,北京漫長的冬季到來了。北京夏季的夜晚是最美麗的,特別是什剎海一帶,讓人想起七月流火中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嫵媚、喧囂、蕩漾,多少柔情事,化入一瀧煙雨飄搖中。

    很久沒有去那片地方了,特別是寒冷的夜晚,不知道那里變化了多少。據說那片胡同要拆了,倘若是真拆了,那么也不會再走進百花深處了。百花深處是附近的一條胡同,據說在明朝有戶人家在那里種植了千姿百態、品種繁多的花卉,于是得了一個百花深處胡同的雅號。

    那個時候不知道有這首歌,如果有,我一定會在夜晚,在那間斗室里傾聽。我的房間就是一張床、一張寫字臺、一個柜子,一臺用古老的IDSN上網的電腦是我夜晚的陪伴,還有那位不知道被以前哪位房客貼在床頭的美女照,我晚上曾一直在想,這個女的到底是誰,可是一直沒有答案,也許是我不看電視的緣故。后來才知道,這個美女叫吳越。我老婆說是她師姐。

    很喜歡在深夜上網,網絡上有句名言,和你聊天的也許是一條狗。不過,我沒有碰到過狗,也許是我不知道而已,因為那個時候是沒有視頻的,唯一的認識的方式就是打電話或是見面,也就是見網友了,而一般都是見光死的。

    Lyra是我早期在網上認識的一個網友,她給我說是二外的,學英語的。那時候的珊瑚蟲版QQ是不提供IP地址服務的,所以我對于她說是二外的只能是認同,因為我問過她很多關于二外校園的風光,比如七號樓以及門前的那個引人注目的熊貓盼盼的雕塑。

    Lyra只是我當時眾多網友中的一個,記得那時和她聊得不是很多,只是隨緣而已,只不過她是學英語的,而且又是北京高校的,所以在眾多網友中還算是有印象的。我曾試著問她是美眉還是恐龍,她不假思索地給我說她是恐龍。網絡中就是這樣讓人捉摸不定,難以揣測,我一直認為只有在網絡上的人是和實際中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匿名與虛幻讓一個人的本性天然地體現出來。而在現實中,我們都象裝在了套中,看不清真實的面孔,別說內心了。

    所以,我一直把Lyra當作是美女的,盡管她一直說是條恐龍。男人是追求美女的高級動物,我是男人,所以也不能例外。不過至于她是怎樣的一個女孩,我倒是模糊的很,除了QQ對話框里冷冰冰的文字外,我對她是完全陌生的。

    那天快下班了,我的QQ一閃,Lyra上線了,我習慣性地向她打了一個招呼,對她說,好久不見了。她習慣性地回了,而接下來的一句讓我萬分意外,“晚上我們見面好嗎?”

    和一個自稱恐龍的女孩見面,我還沒有心理把握,此前似乎見過幾個自稱是美女的網友,其結果都是見光死了,雖然禮節性地留下了電話號碼。

    Lyra說她晚上七點在112路的終點見,我答應了,因為從二外來城里,那時一定是要坐112的。

12下一頁  GO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