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大運會見證年輕無國界【圖】

[日期:2011-08-24]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8月17日,兩名中國運動員準備進入大運村超市

8月17日,兩名加拿大運動員在大運村購買紀念品

8月17日,加拿大跆拳道隊運動員約翰在接受記者采訪

    隨著“大運會回歸大學生”的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中國的大學生運動員正在悄然發生著變化。今天的他們,有一定的文化素養,能用英語交流,喜歡看哈利·波特,愛聽賈斯汀的歌,也在玩微博、用iPad玩“憤怒的小鳥”……用大運會中國男足助理教練袁微的話說,下了賽場和訓練場,他們和普通大學生沒什么兩樣。

    沒錯,今天的中國大學生運動員,在很多方面已經和自己的外國同學沒什么差異,他們正在日益融入大運會的本色氣質和氛圍,并在這個屬于年輕人的世界大家庭中越來越如魚得水。

“文化水平高也會用在賽場上”

    本屆大運會,三大球選手全都換了面孔。足球教授金志揚帶著一群“全部本科以上、還有碩士和博士”的高學歷運動員,完成了從“國青隊”到“純學生軍”的轉變。籃球因為多年的大超聯賽和CUBA,不斷和CBA交流,誕生了一支綜合球隊。而排球則更加干脆,男女排都是復旦大學校隊,他們雖是特招進入校園,但上課和本科生并無區別,完全是“在校”、“在籍(學籍)”、“在讀”、“在訓”的正宗大學生,就連去客場打比賽,據說都帶著考試復習資料和筆記本電腦。

    參加大運會的外國運動員絕大多數都是名副其實的大學生,專業運動員往往不會和大學生一爭高下。而在過去,中國代表團會派出大量職業運動員參賽。2001年北京大運會上,男足迫于主場和成績的壓力,派出了一支純國字號的隊伍;而男籃更是破天荒地派出整支國家隊。而現在,各個項目依照這些年來在大學的發展,都不同程度地增加了“純學生軍”的分量。

   “相比職業運動員,這些大學生的文化水平高,學習、理解、觀察和分析能力很強,能很快領會和貫徹教練的意圖,并體現在比賽中。”中國男足8月16日踢平韓國隊小組賽出線后,主教練金志揚對自己這批得意門生頗為贊許。

知識對運動的影響潛移默化,讓真正的大學生唱主角,改變了中國大運代表團的氣質。

“他們是伙伴而非對手”

    在戰平韓國隊之后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國男足隊長盧斌說:“場上每一名學生運動員,不管來自日本、韓國或來自歐美,都是我的伙伴。”男足助理教練袁微對本報記者說,伙伴,而非對手,這反映了現在的運動員對大運會心態的變化。

盧塞爾曾是澳大利亞女子水球隊的新聞官,曾經歷過很多水上項目的比賽。提起對10年前中國運動員的印象,如今已經退休的他對本報記者說:“那時感覺中國運動員思想壓力很大,精神上很緊張,可能是他們爭金奪銀的欲望太強烈了,所以我很少看到他們笑。”

的確,那時的大運會被更多地看成向更重大、更專業化的國際大賽進軍的跳板,過于強調“為國爭光”,爭奪獎牌成為必須完成的任務。

今天,中國健兒的心態已經發生變化。“奧運會、亞運會等國際比賽,更注重競技。大運會不同,雖然也希望獲得好成績,但在這里,競技場不過是給世界大學生一個展現自己的舞臺和相互交流的平臺。所以,大運會更多地體現了‘重在參與’的精神,即使將來不從事體育,參加大運會也是人生的一筆寶貴財富和經歷。”曾以隊員身份參加過2003年大邱大運會和2005年伊茲密爾大運會的袁微這樣認為。

女子800米運動員劉念在此次大運會上經歷了“一輪游”,在第一輪預賽中即遭淘汰。不過,她很坦然地面對這一結果,享受體育的快樂、積累經驗、結交新朋友,她覺得大運會這趟沒有白來。

“用英語交流沒問題”

“我最早參加國際比賽是上世紀90年代,當時感覺自己在外語方面太欠缺了。”現在已是企業管理學碩士的袁微,英語水平和當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語,“現在這批隊員的英語水平也都不錯,大學四級全過了,隊里還有好幾個研究生,全隊的整體英語水平都不錯。直接用英語和外國隊員交流應該沒問題。”袁微頗為自豪地對本報記者說。

由于是大學生運動員而非運動員大學生,這些運動員都生活在大學的成長環境中,他們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