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古代女人的貞操觀【圖】

美女班昭

[日期:2011-06-27] 來源:騰訊博客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后漢書》之后的正史大都開設了《列女傳》的專欄。所謂“列女”當然收錄了不同時代的許多著名“列女”——這是“死心眼”婦女的“光榮榜”,她們中規中矩,扎扎實實地按照當時社會的行為規范辦事。

這些被世俗道德層層束縛的女人 ,有執拗而頑固的做人法則,卻不存在靈魂遭綁架的痛苦;無意之中給人洗了腦、摘了心,卻不能感知自己是行尸走肉的美麗玩偶。她們甚至超越了“女德”的常規約束,比男人們考慮得更周到,自虐得更徹底。這種痛苦的幸福與殘酷的崇高,成為良家婦女和風塵女子世代通用的綁繩,一旦枷鎖在身,緩慢地適應、認同了,進而又長出一口氣,產生了近乎麻木的舒服感,禮教的病毒便深入骨髓,連救治的希望都揀不到了。

女人同血腥栓在一起,是人類歷史的法則,即使太平盛世也好不到哪兒去。林語堂在他的英文版著作《中國人》里,專門辟出一個章節介紹了中國的婦女生活,由于讀者是西方人,他的解釋可能非常吃力。其中講到了唐代、元代的兩位“列女”,書中寫道:
“在9世紀時,就有一位寡婦,得到儒教的男性信仰者極大的贊揚。她當時正在伴隨著自己丈夫的棺槨回鄉的路上。一個客店老板拒絕讓她進入客店,拉住了她的胳膊。她由于是認為胳膊已被玷污,隨即將它砍掉了。元代的另一位寡婦也受到了人們的極大敬仰,因為她拒絕讓郎中察看她潰爛的乳房,她也因此而勇敢地死去了。大部分此類故事可見于個朝代官方撰寫的文書。其中有專門的章節敘述偉大女性們的一生,與偉大的男性們并列。一位以自殺保衛自己貞潔的婦女,往往有機會在文學上以某種形式留下芳名。”

單以“留下芳名”來解釋歷代列女的心態,未免牽強。以性命換取名聲的蠢事,決不會是頭腦一熱的產物。道德的繩索大部分是男人強奸人意;也有女性自己的一廂情愿,其中還有些討好、獻媚的情調。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臭名昭著的《女誡》,它的作者就是《漢書》的作者史學家班固的親妹妹——班昭。這是一個多事的女人,她那七篇《女誡》明顯具有取悅時世的功利色彩。


《女誡》開門見山講“卑弱”,接下來就觸翻了垃圾口袋,絮絮叨叨的說辭撲面而來:“謙讓恭敬,先人后己,有善莫名,有惡莫辭,忍辱含垢,常若畏懼,是謂卑弱下人也。晚寢早作,勿憚夙夜,執務私事,不辭劇易,所作必成,手跡整理,是謂執勤也。正色端操,以事夫主,清靜自守,無好戲笑,潔齊酒食,以供祖宗,是謂繼祭祀也……”

這些都是《后漢書》上的記載,可見是得到官方賞識的;《女誡》里還有“夫婦”、“敬慎”、“婦行”、“專心”、“曲從”、“和叔妹”等內容,事無巨細,備錄翔實,似乎天下倒霉的事,都讓女人們主動包攬光了。


  班昭引用《禮》的格言恐嚇說:“夫有再娶之義,婦無二適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離也。”又心滿意足地表示:“得意一人,是謂永華。”這不是給自己上眼藥嗎?《女誡》毫不留情地把女人被界定為寄居動物,除了男人,世界上什么也沒有,包括她們自己。

也難怪男人們會滋生玩偶心理,女性柔弱、溫順、曲從而美麗,這絕對是充當玩偶的天賦條件,雖說班昭曾有“夫婦之道,參配陰陽”之類的明白話,但是,陰陽的平等從來就沒有實現過,被抬舉成列女也好,被拋棄為玩物也好,女人橫豎是說了不算,不能自己做主。列女與蕩婦誰能看到自己的來世,誰能兌現今生的得失利弊?史書上的表彰與譴責不過是用五百年前的手搔一千年后的大腿,毫無實際意義。男人們卻非常在乎這些令 “亂臣賊子懼”的文字,而那些纏著小腳、守著活寡、做著女紅、遭著白眼的列女們,在這方面的熱衷也毫不遜色,她們以極端的行為來證明自己的貞潔與忠誠。
  胳膊被牽,乳房走光,居然防礙到生死,自認為被侵犯的列女,不惜慷慨赴死,這種極端的報復和自衛方式,同樣得到了官方的褒揚與推崇。看來,當事人完全陷入了難以自拔的“邪教”思維:不把人當人——尤其不把女人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