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朝鮮隊鄭大世賽場灑血流淚為什么?【圖】

鄭大世母親為兒子驕傲

[日期:2010-06-22]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一場寒潮來襲,讓約翰內斯堡的夜晚驟然降到冰點,整座城市幾乎都被刺骨的寒意籠罩。但在埃利斯公園球場,世界杯散發的熱情卻足以驅散寒夜的冰冷——激情的黃加上神秘的紅,這里無疑是約翰內斯堡寒夜里最熱的一團火。

    巴西熱情:嗚嗚祖啦有了桑巴節奏

    世界杯從來沒有這么冷過,夜晚八點多的約翰內斯堡,寒意刺骨,終于讓人感受到了這是一次在冬季里舉行的世界杯。但球迷卻似乎忘記了這一點,他們依然像夏日的火焰一樣狂歡著。晚上六點剛過,埃利斯公園球場四周就已經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球迷。距離比賽還有一個多小時是,球場看臺上的球迷就已經開始了表演,巴西的黃和南非綠交匯在一起,讓整座埃利斯公園球場滿眼斑斕。

    和每一個南非世界杯的球場一樣,嗚嗚祖啦自然是看臺上的絕對主角。但因為有了巴西人,埃利斯公園球場里的嗚嗚祖啦也就變得不一樣起來。比賽開始之后,嗚嗚祖啦的聲浪立即讓人震耳欲聾,但這種單調而煩躁的聲音很快就開始變得富有節奏起來——在記者身后的看臺一角,幾個巴西球迷開始用鼓點指揮起了嗚嗚祖啦,給這種鼓噪的聲音負于了桑巴舞的節奏。

    在巴西人鼓點的引領下,嗚嗚祖啦就像突然找到了靈感,它不再雜亂無章,像上萬只蒼蠅在耳邊飛舞,而是跳動出了奔放而激揚的旋律,隨著場上巴西人的進攻舞步而轉承啟合,抑揚頓挫——嗚嗚祖啦終于不再只是刺耳和噪音的代名詞。

    朝鮮球迷:冰塊也有融化的時候

    整個埃利斯公園球員的看臺上,幾乎已經成為了黃色的海洋——遍地開花的巴西球迷身穿黃綠相間的球服,披著巴西國旗,在看臺上吹著喇叭,打著小鼓,扭動著身軀,完全將這里變成了巴西的主場。

鄭大世賽場灑血流淚 鄭媽媽看臺猛夸兒子【圖】

    在這片黃色的海洋里,體育場內零星點綴的朝鮮拉拉隊顯得獨樹一幟。在約翰內斯堡刺骨的寒風中,這些朝鮮男人頭戴紅色棉帽,圍著紅藍相間的長圍巾,身穿鑲有朝鮮國旗圖案的棉服,在黃綠色的巴西陣營中格外耀眼。

    在全場熱情奔放的巴西球迷面前,這群大約只有幾十人的朝鮮啦啦隊,就像在一鍋沸水中投下的一塊冰,他們顯得太過拘謹,哪怕是有無數記者圍攏過來,想從他們那里得到一絲信息,他們也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表情整齊得就像一支軍隊。

    不過,當朝鮮隊出場時,這塊“冰”終于有了融化的跡象,他們在領隊的指揮下,整齊有序地揮舞著小小的朝鮮國旗,高喊著加油的口號,雖然他們喊聲幾乎完全被“嗚嗚祖啦”所淹沒,但卻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們的熱情。

    熱淚滿面:鄭大世母親為兒子驕傲

    寒夜里很冷,但鄭大世卻留下了滾燙的熱淚,在全世界球迷面前,他熱淚滿面的景象成為了這個夜晚最經典的一幕。而最能理解鄭大世熱淚涵義的人,無疑就是坐在看臺上的他的母親。

    比賽過程中,鄭大世的母親李女士也出現在看臺上,她前額寫著“必勝!千里馬之隊!”她蓋在身上的圍巾上有兒子的名字。讓人不難發現她這位鄭大世“最忠實”的球迷。

  賽后,對于鄭大世熱淚的解讀,出現了很多說法,有韓國媒體甚至猜測,“鄭大世的淚不是為朝鮮而流的,應該是為一名足球運動員實現世界杯夢想而流的。”但作為最了解鄭大世的人,李女士最能理解兒子的心情,她表示,兒子是被為朝鮮隊效力的榮譽而感動、自豪,畢竟這是朝鮮隊時隔44年后首次站到世界杯決賽階段的舞臺。

    知子莫若母,賽后鄭大世也幾乎給出了和母親一樣的解釋說:“當時我看到朝鮮國旗升起,我終于來到世界杯,我很激動。”而雖然鄭大世沒有獲得進球,但李女士卻依然為兒子感到驕傲,“我為他感到驕傲,他踢得非常好。” (本文來源:新聞晚報 )

12下一頁  GO
【內容導航】
第1頁:鄭大世母親為兒子驕傲 第2頁:鄭大世個人檔案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