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彈性調情 不是以上床為最終目的

[日期:2006-04-06]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調情這種東西真的很難定義。我曾經讀過一篇大談調情文化的學術論文,是英語作者,他對調情的理解是“只要過程、不要結果”,其樂趣在于“怎樣使整個過程更為藝術化”。比如,在酒吧,善于調情的女人懂得怎樣撫弄頭發、耳環,怎樣調整臉頰或者胸脯的角度,讓被調情的對象———只限于異性戀的男人———如浴春風、身心蕩漾。 

  自然,男人里面也有很多懂得這項藝術,并不斷通過親身實踐或者二手經驗磨練這項技藝,使其日趨豐富、與時俱進。但是,該英語作者的重要觀點是:千萬不要把調情變成“挑情”,也就是說,到眉目傳情或者非重要身體部位接觸為止。一旦調情成了“挑情”,也就是說,以把對方弄到床上為最終目的,那么這項藝術就庸俗化了。 

  我一度被這位英語作者的論調迷惑,感慨中國人為什么做任何事情都把過程視為一種浪費呢?這里的中國人特指21世紀生活在“國際化大都市”的中國人。就比方調情這件事,翻譯成我們通俗的語言,不是“追”,就是“勾”,要么就是“泡”。除了最后一個“泡”有點不計結果的意思,前面的明顯居心叵測。而且,聽來聽去,沒有一個詞有點藝術向往。 

  最近兩天發生在珍身上的兩件事,讓我對“調情”這個詞有了新的認識,不再那么英語至上。先說第一件,讓珍忿忿不平的“性騷擾”事件:珍在國外多年,突然前兩天來了一個老同事。其實出國前珍和他也就共事過幾天。“老同事”的意思是,他是一個老男人。珍為人活潑,也想讓老同事見識一下國外夜生活。正好去酒吧見朋友,就約老同事同往。沒想到老同事會錯了意,幾番“有緣有緣”的玩笑過后,竟然當眾抱住珍。一時不知道怎么應付,珍只能翻臉。 

  更近的一件事也與酒吧有關,這一次,珍遇上了一個“偽君子”。偽君子是珍現在的同事。像那位老同事一樣,他有妻有子,不過每周他都會駕車帶珍去一個花卉欣賞俱樂部,因為兩人同是發燒友。不過珍的發燒里面,其實有小小的企圖。她欣賞他,本來的打算是保持有距離的欣賞,慢慢距離拉近……這種拉近的感覺是那么好,珍覺得更進一步可能更不錯。就在昨天,借著酒吧的那股曖昧,珍把自己閑著的一只手放到了現任同事的手上。那只手本來也是閑著,被珍放了一下,就裝作很忙的樣子,從桌子下面挪到了桌子上面。任是半醉半醒,珍也明白,這只手想說什么。讓珍難以釋懷的是:以前種種跡象,說明他喜歡和她這種曖昧。為什么當她勇敢地進了一步,他卻表現得那樣怯懦呢? 
12下一頁  GO
錄入: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閱讀本文的讀者還看了:       上床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