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今生今世最后一次外遇

[日期:2006-02-14]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靜下來的時候,我會想,其實Barbra的出現并不是隨機和偶然的,正是因為我心底本就有渴望,有未死的激情,有一直在積聚而沒能釋放的能量。她不論是誰遲早要來,遲早會象一顆釘子楔進我的世界,就仿佛是上帝派來的人,專為消耗和消滅我心中潛藏的能量、最后的激情、沖動以及對可能性和意外的期盼,讓我可以平靜地安于現有的一切。

    她同時帶走了我曾經為自己的道德操守而引以為榮的那點點良好的自我感覺,使我從來沒有象現在這樣意識到自己是如此自私。這是我此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外遇,它逼使我直視自己靈魂里的陰霾……

    像我這樣的男人,似乎已經有權利抱怨生活是如此boring了——人生過了大半;身體隨時會在某天發出可怕的警訊;體重呈單向度不停攀升;對床第之歡的興致與日俱減;《紐約客》和《紐約書評》食之無味;《閣樓》雜志在廁所里點綴如廁時光。(可是,安吉麗娜朱麗的裸照并不能讓我激動。)

    自從跨過了42歲,我開始覺得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一去不復返了,所剩不過是按部就班無驚無險的生活。我時常絕望地感到我的整個后半生都將被囚禁在這膠著粘稠的狀態里動彈不得。

    1999年,由于我的北京背景,我被公司派到北京做中國區的執行官。這個任命著實讓我有些興奮,至少我可以藉此暫時逃離紐約那令人窒息的生計,去領略另外一種莫須有的可能性。

    就是在北京,我遇到了我所愛的第二個女人Barbra.在此之前,我只經歷過太太這一個女人。太太是我的大學同學,14年前,我從北京拼命擠進紐約的門檻,在哥大讀書,她和女兒被留在國內,直到我畢業后在曼哈頓謀上一份小差,一家才得以團聚。她來美國的時候,聽說紐約天氣干燥,化妝品又太貴,竟在箱子里揣了幾十袋“郁美凈兒童霜”!她用了十幾年的時間,說服自己不再懷念“郁美凈”,很安心地和我在這異國他鄉一起慢慢變老。算起來我們已經相濡以沫了20年,她變成空氣,自然地彌漫在我的周圍,有時我甚至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我是在某個飯局上認識Barbra的,我至今已經記不起那是一次什么樣的飯局,和一些什么樣的人在一起。我只記得Barbra當時的樣子,她坐在我旁邊,清秀,干凈,水洗過一樣。桌上的人在講著不知所謂的笑話軼事,我的一個老同學拉著一個年輕姑娘也就是她第二任妻子的手,對我說:“Mark,還是回來好吧,紐約那個鬼地方有什么好?高度合理化的生活是對人性的扭曲。”我笑笑,無言以對。比起14年前,人們象是在一夜間打開了,變本加厲地去尋回不曾經歷的好時光。這使我這個從紐約回來的人倒活象個鄉巴佬。

    吃飯的間歇Barbra向我索要名片,說過兩天會有事情找我幫忙。我從名片夾里掏出名片遞給她,她端詳了一下,說她有個小學同學跟我同名。我打趣說那肯定不是我,“你上小學的時候我已經投入資本主義的懷抱了。”幾天后我接到了Barbra的電話,在電話里說要跟我換4000美元。晚上我去給Barbra送美元。我按那天的匯率兌給她,她卻跟我討價還價,她說:“大叔,8好不好?”她跟你討價還價的樣子象個調皮的小孩子,讓你沒法拒絕。我只好掏出錢包,又乖乖抽出幾張鈔票遞過去,她報以狡黠一笑。

    換完美元Barbra堅決要求我開車帶她在四環上兜一圈,我感到意外,不過還是答應了。在四環上,車速升上來,風很大,吹得她的頭發亂七八糟地飛起來,她一言不發地歪在車座上,很是頹廢。我在腦子里拼命尋找話題打破沉默。我問她換這么多美元干什么?她懶洋洋地說要去新西蘭上學。我嚇唬她說新西蘭雖然美得象天堂但寂寞得象地獄,她說她在北京已無處可去,她去意已決。

1234下一頁  GO
錄入: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