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一場無疾而終的情感背叛

[日期:2006-01-22] 來源:  作者: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一)

    告別單身的最后一夜,揚子在家中孤獨地吃著滿滿一碗面條。她一邊往嘴里塞著寬的細的面條一邊發誓:這一定是她吃得最后一碗面條……

    一個月前,揚子對剛剛放假的孫明說:“我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去看過你的父母了,不如今年我們上他們過年?你先走,我放假后,馬上過去。”

    孫明第二天就收拾行裝去了南方,他的父母家。

    揚子如愿以償地成了單身女人。

    在一起七年,揚子依然無法完全了解孫明。她想不明白,他怎就如此放心讓她常常一個人在外面瘋。有一次,她忍不住問他:“你就不怕我跟別人跑了?”

    忙著洗菜做飯的孫明頭也沒抬,說:“如果你遇見比我好的,跑是應該。比我還差的,你能跟人家跑?”

    揚子啞然,找不到回擊的言語,就對準孫明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

    孫明前無古人的淡然反倒讓揚子不知所措。彼此的空間大到她覺著不給自己加點束縛就不自在的地步。相對那些看起來相互牽扯,整日掛念的夫妻,他們異常的和諧。

    有時,揚子覺著平常悶聲不響的孫明超乎尋常的聰明,他看透了人都有逆反的本性,所以,他就給你足夠自由,自由到你無法反叛。人不是都喜歡偷食的感覺么?他就給你光明正大,不讓你有一點偷的想法。所以,即使揚子在外面玩到深更半夜,他也決不會有一個催促的電話。揚子呢,無論多晚,她決不會在外面留宿。而且,回到家,她一定會主動向他匯報和誰誰在哪里干什么。

    終于,揚子覺著自己太自律,自律到她都無法原諒自己了。憑什么讓自己把繩子一圈圈地往身上套呢?她決定讓行駛在正軌上的靈魂滑翔一次。于是,她讓孫明獨自先去了父母家。

    送孫明上火車時,揚子問:“你真的舍得我?”

    孫明說:“我只擔心,我走了后你天天得吃面條。”

    揚子眼睛就濕了。

    (二)

    那個男人肆無忌憚地緊盯著揚子,揚子明明感覺到了,卻假裝渾然不知,揚子喝了不少酒,酒精麻醉了所有清醒的神經,只放縱地跟著瘋狂的音樂甩著長發扭動著蛇一樣細腰。看見他按捺不住地靠近,征服的滿足感讓她更醉了。

1234下一頁  GO
錄入: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