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內容--如果頁面打開太慢,請按Ctrl+F5或者Ctrl+D刷新頁面!

我與老男人的愛滿目瘡痍

[日期:2009-04-08] 來源:夏景   作者:新浪女人 [字體: ]
推薦好站: 小女人網

  文/夏景

  約訪人/單陽

  (一)

  在那晚之前,我不知道世上還有誰經歷過我這樣的愛情故事。整整半年的時間,我失去了任何現實的感覺,我的一舉一動、一顰一哭,都好象是戲劇中的人。而我,是那個女主角,舞臺已空,燈光已暗,沒有男主角,甚至觀眾,也人去樓空。

  2004年11月23日,極平常的日子。晚上回到家里,我在日記上寫上一行話:“平安無事。”合上本子,突然就想死了。

  這種想死的感覺,就好象口渴想喝水、餓了想吃飯、氣悶想打開窗戶透一口氣那么自然到極點,我不知道別人面對自殺都是怎樣,但于我,卻好象一個孩子天黑了要回家那么順理成章。我走到門口,象每晚臨睡前看看門鎖,然后拿出睡衣,進浴室洗澡。

  溫水,帶著淡淡的硫磺味。小區的宣傳詞說洗澡水是溫泉,也不知是真是假,但大概總是有那么一點的吧。我的神思,似乎已經飛得很遠,不著邊不著際,比酒醉麻醉的狀態還要虛無縹緲。過后我甚至記不得自己是怎么從浴室出來,是否又穿了衣服,然后又怎么回到床上,就像吃糖豆一樣,將安眠藥倒進了嘴里。

  那瓶藥,是我開始失眠后積攢的,冥冥中,它的存在似乎就一直在等著這一天似的。

  半夜卻突然醒了,吐,渴,胃像在燃燒,不,并沒有和電影上一樣有人撬開門來搶救我,到今天甚至醫生也說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折騰十分鐘后,是我自己先受不了,撥打了120.

  等完全蘇醒過來,已是三四天后,一個日光明朗的上午,帶著冬日爽凈的明亮,照在干凈的玻璃窗上。床邊是老淚縱橫的老母,想撫摩我又怕驚到我的樣子,顫抖著手,讓我淚流滿面,不忍卒看。一剎那,我才知道我做了一件多么可恥的事情。背負著母親的傷痛,我是否可以死而瞑目?

  母親害怕張揚,對我影響不好,所以誰也沒有告訴。

  但是她不會不告訴他。

  而他,卻一直沒有露面。床頭柜上,甚至連束花都沒有。

  幾天后,我出院了。

  生活又將重新開始,雖然事情并沒有根本的改變,而且可能,因為我身體的虛弱和情感的軟弱,似乎更加糟糕。

  我開始吃補品,維生素、鐵鋅合劑;觀察頭發掉得是否能少一點;早上起來空腹喝一杯清水。晚上下班,會到小菜場買把菠菜,洗干凈已發了霉的鍋灶,燉雞,拿湯涮菜。吃得滿頭大汗時,看看外面黑呼呼的夜晚,冷風在窗玻璃上颯颯而過。

  八點,拖著臃懶的身體,看電視,或爬上床,看恐怖小說。

  不再寫日記了。

  然后,會有某個瞬間,覺得生活還能繼續下去,一日又一日,一夜又一夜。

  原來活著,和死去差別并不很大。

  轉眼就到了圣誕,走在街上,到處在唱叮叮當叮叮當,玫瑰芳香,衣魅光鮮。突然有種在人群中徹底迷失的慌亂,恍然猛醒,我已經多久沒有聽到過音樂聲了?甚至只是手機的鈴聲?我已經多長時間忘了那種悅耳的感覺,絲綢般慰進心房的深刻憂傷?什么時候,我這個口口聲聲沒有感情就無法活下去的女人,竟變成了一個行尸走肉無知無覺的木頭人?

  沒有痛的生活,和沒有快樂的日子,一樣死氣沉沉,煙消云散。我的沖動,即使只是身體的沖動,難道已然離去?

  平安夜,我沒有回家,而是買了一包爆米花去了電影院。

  夜的岑靜中,我聽見旁邊的男人在詢問著我什么。那聲音似乎格外的響,看到他瞪大的眼睛,我才知道原來突然冒出的聲音是我的反應,既石破驚天又倏然立起。周圍的視線像電光射來,我灑落一地的爆米花,倉皇逃竄。

  直到市中心的人流中,我才放慢了腳步。寒風吹涼了我發脹的面頰和手指,天空被城市的燈光裝點得明亮、輕松、快樂。突然地,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從發現他背叛于我一年來,到他離開我半年多的時間,我的心,終于在這一個瞬間,回到了我的身體里。

1234下一頁  GO
錄入:風妖

“老男人”首頁看最新更新文章
【版權聲明】本站文章絕大部分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老男人”的讀者都是成熟人士,請保持理智和言辭風度;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